您的当前位置: 鲁台网>财经>腾讯或5亿美元投资高领资本药店业务,资本洗牌下连锁药店已变天 >

腾讯或5亿美元投资高领资本药店业务,资本洗牌下连锁药店已变天

阅读量:2277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30 17:53:54

照片来源@ vision china

10月9日,据科技媒体information报道,“消息人士称,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计划投资约5亿美元,收购希尔豪斯资本集团(Hillhouse Capital Group)的中药房业务,该业务价值约25亿美元

尽管腾讯和高启资本均拒绝对此消息置评,但关于腾讯是否会由此进入医药行业仍有很多讨论。高启资本旗下的药店高启医疗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像阿里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购买”药店?

高集医疗是高旗首都旗下的大型医疗行业投资运营公司。2017年打入国内连锁药店市场,两年内通过大量并购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药店。

2017年,上市连锁药店“大顺林”前首席执行官牛何仪加入浩二医药担任首席运营官。当时没有引起注意的人事变动现在似乎已经为医药零售市场的巨大变化奠定了基础。

2017年8月9日,浩二医药与川渝三大连锁药店重庆万和连锁药店有限公司、四川东升集团和成都华兴连锁药店有限公司签署了第一笔合作业务,先后签署合作协议,正式进入中国西南医药零售市场。

在签字仪式上,高旗首都常务董事兼高集医疗有限公司总裁陈刚提到:“作为国家卫生服务覆盖最广的部分,医药零售商店在商品销售能力上远远落后于传统零售企业。这正是这个行业的发展潜力和价值创造所在。”

成为中国最有价值和最可靠的药品零售平台已经成为浩二医疗的目标和愿景。高奇医疗有限公司秉承高奇资本一直渗透传统产业的方式,持有数十亿资本,发起了一场无声但迅速的并购。

资金雄厚、整合方式灵活、投标价格高、决策快,一些行业从业人员总结了高集医药并购整合连锁药店的几大特点。

2019年1月,高集医疗在北京举行了“2019高集医疗业务伙伴战略峰会”。高集医药宣布,其业务已覆盖全国21个省、市、自治区,收购药店12000多家,年销售额250亿元,居行业首位。

250亿元的销售规模是什么概念?参照上市连锁药店,2018年,老百姓和易宪堂的年度销售报告显示约90亿元,不到100亿元。2018年,全国药店直营店3202家,销售收入100.2亿元,加盟店1073家,分销收入11.83亿元。

根据该业务的规模,信息报告的25亿美元估值不高。

在峰会上,战略资本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现身并表示,“战略资本对制药和大型卫生行业持坚定乐观的态度,并有足够的资本继续长期投资。我们将继续努力工作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多年。”

浩二医疗很少揭示自己的游戏风格,但章雷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百丽案例,这或许可以窥见高启对资本渗透传统产业的思考:通过前端实体店的智能化改造和终端赋权,实体店拥有了更多的维度数据沉淀和洞察能力。

今年春天,百丽旗下一个品牌的前端店通过试衣率等数据收集发现,一只鞋的试衣率最高,但实际购买转化率极低。经过调查,该小组发现鞋带稍长,容易从根部脱落。设计和工厂反应迅速而有针对性,迅速解决了问题,并依靠布里尔强大的供应链能力来重新包装货物。调整后,这款鞋成为弹簧炸药。秋天,许多新鞋也是在这款鞋楦上开发出来的。结果,这最后一个模型创造了超过一千万的价值。这只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鞋子是由创新带来的。

在以高集医药为主体收购线下连锁药店的同时,高旗的资本也渗透到上游,投资于百济神州、姚明康德、石军生物、鑫达生物、李赣制药等创新制药企业。

2019年,希尔豪斯资本迎来了生物医药领域的又一个收获时期:生物医药公司nextcure、akero therapeutics、在纳斯达克上市的bridgebio pharma、Fonda Holdings和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汉森制药。

目前,高集医药有限公司正处于后投资整合时期。每个连锁药店都有不同的管理方法。高集医药有限公司的大规模并购战略使得后投资整合比普通企业并购更加困难。

为了消化这些收购的药房,浩二医疗建立了600多人的总部和四个区域管理平台,形成了从总部到区域平台再到地级市公司的三级管理框架。此外,已经成立了一个由300多人组成的技术团队来开发管理和服务药店的工具。

高集科技首席执行官王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无论高集在项目公司的股权比例如何,我们基于erp系统建设的整体解决方案都可以帮助这些企业构建生态协调机制,提高他们的收集和物流效率,帮助他们实现绩效提升。”

2018年12月,高集医疗有限公司的两个erp试点项目已经上线,正在试运行中。王艳把这个阶段比作螃蟹或蛇的蜕皮过程。“虽然这种磨合过程非常困难,但用户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来学习和适应,项目团队也需要随时纠正系统中存在的缺陷,但只有在原有旧外壳蜕皮后,企业才能拥有更快更好成长的新能力基础。”

消化的过程似乎不像预期的那样。一名曾在浩二医疗担任品牌的工作人员曾告诉钛媒体,他以前的工作是帮助浩二医疗的连锁药店整理和规划整体品牌,但直到他离职后,业务才落地。

业内也有媒体发表文章,“两年的快速发展,中国最大的连锁药店,高集医药能消化吗?”"指出由曲控制的连锁药店经理正准备离职."近一年来,我没有改善公司的无序管理。由于人员臃肿、工资低,很难招聘到有经验的店员,员工流失率也很高。"

只有当购买药店的热潮消退时,竞争才能真正开始。除了完成自身内部消化工作之外,浩二医疗还面临着四家手里拿着同样大笔资金的上市连锁药店,以及阿里健康(Ali Health)等从医药电子商务渗透下来的互联网公司。

“我们的好日子结束了。”在过去的几年里,人民大药房主席谢子龙很少公开“警告”他的同行。

在2018年的一次药品零售峰会上,谢子龙和连锁药店“同心堂”主席赵彪谈到了资本进入带来的行业竞争加剧。

两人提到的资本是指基石资本、战略资本、华泰集团等风投/私募股权机构和阿里健康等互联网企业。虽然此类资本并未出现在会议上,但仍被反复讨论,行业主要关注如何应对此类资本带来的产业结构变化。

谢子龙坦率地说,“这次改组显然推高了该行业的估值,但它导致了极其激烈的竞争格局。”

“洗牌”始于2016年。

全一健康成立于2016年4月,定位零售药房运营管理平台,并计划构建一个集物理药房、药房服务、b2c和pbm为一体的服务体系。

基石资本和弘毅资本为医药连锁企业的并购提供了数十亿元资金,包括江苏恒泰、温州仪征药业、廊坊百合怡仙堂等医药连锁企业。

唐艺昕、冯毅、老百姓和沈达·林也在2017年加快了并购。

据中国卫生信息网统计,2017年药品零售商店数量达到45万家,其中零售连锁药店超过50%。2017年,四家上市药店的并购数量为54家,涉及1,471家店铺。

这张图表来自中康信息

然而,2017年下半年,易宪堂基本停止收购。赵彪透露,“今年(2018年)应该是故事的巅峰。”

2018年4月,宜丰药房宣布有意以13.84亿元收购石家庄新兴药房86.31%的股权,这被认为是最大的连锁药店收购。

宜丰药业董事长高一在并购中发现,一些城市已经进入焦虑状态。“我们发现我们在广州陷入了困境。两家上市公司和一家公司不怕死。结果,他们都没有赚钱。最后,人们发现只有两个城市真正需要被拆除,然后关闭30%。这是一个非常昂贵的价格。我们的许多城市都遇到过这种情况。其中一方必须继续与另一方战斗。”

在这种情况下,高一判断,30%的人会死,50%的人会过得很奢侈,20%的人会活得很久。

这一重大转折的背景是推行了一系列政策,如政策层面的医疗保险资格考试自由化、药品分离、处方外流和两票制。市场对消费升级、慢性病管理、健康管理等的需求。激增。

一方面是政策和需求驱动的市场扩张,另一方面是中小药店的落后经营,其中资本嗅到了机遇。投资者和药店经营者已经达成共识,即药品零售药店必须转变为医疗服务提供商。下一个问题只有一个:谁能实现这个目标?

钛媒体曾在文章《如何成为新医药零售中的“新人”中提到,目前新医药零售中有两种类型的参与者:渗透离线的医药电子商务和寻求在线的传统药房。

离线药房、药品电子商务和o2o药品配送实际上是不同的药品销售方式,而新零售则是这些方式的整合,为药品零售带来了“联合联恒”的可能性。

以沃尔格林(walgreen)为例。美国最大的药品零售商始于1901年,当时是一家家庭作坊。其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大约76%的美国人住在离沃尔格林5英里的地方。沃尔格林将离线药店、店内诊所、网站、应用程序和其他渠道结合起来,覆盖消费者。

据公共信息,钛媒体蒙文绘制了地图。

这种全渠道模式带来的好处直接体现在顾客的单价上:同时使用个人电脑和离线商店或同时使用应用和离线商店的顾客的单价是只在商店购物的顾客的3.5~4倍,而同时使用三个渠道的顾客的单价是只在商店购物的顾客的6倍。

药店是药品消费的第二大终端,仅次于医院。根据罗兰·贝格的调查,医院外的国内药品零售市场仍然控制着网上药店,网上零售业务所占的比例非常小。

该图表来自罗兰·贝格的研究报告《零售医药行业发展战略指南》

据估计,到2020年,线下零售药店的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5450亿元,比2016年增长63.47%。如果你想分享药品零售的增长,线下药店渠道仍然是关键环节,投资或并购成为最快的进入方式。

2018年,阿里健康开始投资连锁药店的分销。与浩二医疗的大规模并购相比,阿里健康对药店的投资更有可能占据一小部分股份。

阿里健康先后投资安徽中华卫生、山东舒郁平民、贵州益舒、甘肃德胜堂等区域领先连锁药店开展全方位业务合作。

对阿里健康而言,离线药店的布局是对其新零售战略离线环节的补充。

2016年,阿里集团提出了“新零售”的战略布局,阿里健康也开始从医药电子商务转向新零售。在这一转型中,阿里健康除了保持在线医药电子商务的核心业务外,还采取了战略投资药房布局o2o药品配送服务的两步走方式来布局离线医药零售。

2017财年,阿里健康率先成立“中国医药o2o先锋联盟”,与200多家线下连锁药店合作,并于2018年年中加快线下配送。

自2018年8月杭州启动“24小时紧急送药”服务以来,“30分钟送药和7*24小时送药”服务已在杭州的基础上扩展到北京、广州、深圳和武汉五个城市。“紧急送药”服务在全国105个城市启动。

至于该业务的未来前景,阿里健康2019在其财务报告中提到。

“科技将被用来帮助新的零售店,首先是帮助和推广智能橱柜机。在帮助离线药店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同时,它将进一步培养和激发消费者在网上购买药物的想法,为更大的慢性病分销市场奠定基础。”

新的零售布局为“处方药外流”铺平了道路。随着4 7卷采购等相关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处方药外流”正在加速。目前,“处方药外流”的机会主要在一些常见病、慢性病随访等领域。

也是在五年前,医疗保健开始实施。腾讯的医学地图没有看到药物的关键环节。

今年5月,当钛媒体采访腾讯副总裁兼腾讯医疗卫生业务负责人丁可时,他们问道,“药物会参与腾讯的医疗生态布局吗?”

丁可告诉钛媒体,“从病人和政府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是无法避免的。但事实上,我们有很多合作伙伴,比如京东。在医药电子商务领域,我们的合作伙伴足以支持我们的发展。”

虽然腾讯投资高科技医疗保健的消息尚未得到证实,但离线药店对腾讯来说,价值更多的是一个技术输出的场景,这与阿里打造医疗零售领域的想法不同。

然而,医药零售业能等着靴子落地吗?(本文从钛媒体开始,作者|傅蒙文)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秒速牛牛 山西快乐十分 广东11选5app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macshacklv.com 鲁台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